欢迎光临市南教育研究网,本站访问人次: 13990481
在线人数: 949

无论多大,你都曾经是一个孩子

发表时间:2010-01-18阅读次数:2429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无论多大,你都曾经是一个孩子

    
初秋下午的咨询室,和预约好的小慧坐在沙发上,开始了我们的谈话。

说一说?因为之前有过很多次或长或短的沟通,所以和小慧的咨询可以开门见山。

嗯,是这样。昨天中午,已经打过午休铃了,因为给学生讲题,我稍耽搁了一会去班里。当我往班里走的时候,正好碰上了巡视的主任站在我班门口,班里声音很嘈杂。进门一看,教室后面有两个学生在拿着笤帚比划,连我进来都没看见。有同学提醒他们,他们才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座位上。小慧特别强调了若无其事这个词。

你是说,他们好像看上去不是很在乎你进来了。我想知道为什么她会格外强调孩子的态度。

对啊,关键是主任刚刚走过去,他们连看都没看见。小慧脸上呈现出大逆不道的表情。

你觉得他们应该看到老师之后迅速坐好是吧?

那当然了,这不是最起码的事情吗?他们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,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!所以我就在班里发了一通火,可能情绪有些激动,说的也挺重的。小慧有些不好意思。

我能理解你的感受,作为级部长,你肯定想让班级早一点走上轨道,做好其他班级的示范,所以要求学生就严格一些。

是。小慧长舒了一口气。可是我发火的时候,看到几个班干部脸上的表情,也是很不以为然的,好像跟他们无关,又好像是我在小题大做。小慧语速开始慢下来,表情也开始有些不自然。

你觉得孩子们对这件错误的反省达不到你预期的深刻程度是吗?我继续澄清。

岂止是达不到,根本就没有!

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,你今天约我来,是想诉说一下对学生的不满?我试探道。

那倒不是,我是想问问您该怎么办?小慧的语气有些迟疑。

是问问该怎么带班吗?这好像不是我咨询的范围。我笑着看她。

她也笑了,是啊,我不是想问您这个,我是想……”

我是想问问,是不是我的确小题大做了,同学们到底怎么看待我发的这通火。问题好像在逐渐浮出水面,我们俩脸上都有了些许兴奋的表情。

那我们就来回忆一下发火时的感受吧。除了对学生不遵守纪律的愤怒,还有什么情绪在心里呢?

嗯,还有些恐惧好像。

恐惧?

或者说担心。我一边发火一边在心里打鼓,感觉很心虚,很担心。
担心什么呢?

不知道,说不上来,就是感觉很没有底气,心里很空,越空越想发火。

这种担心的感觉在过去的生活中有没有过呢?

应该没有吧。她陷入沉思。

我是个敢说敢做的人,不太容易担心事,就是现在做了级部长之后,才有了些担心。你知道,学校评价我们班主任,都是先看你的班级成绩怎么样,管理怎么样,每天都有量化评比公布,说没有压力是假的,谁愿意在评比的时候落在后边呀,领导也会觉得你没有能力。小慧的眼圈突然红了。

你的意思是,你其实是担心学校会因为你管理不好班级而做出你没有能力的评价?我很小心的问。

是,我想起来了,刚才你问过去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,是有那么一次,在初中的时候,我做班干部,有一次带同学们打扫卫生,有两个同学在闹,让老师碰上了,把我叫到办公室,当着很多老师的面说:让你干这么点事,都干不好。小慧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,但还是继续向下说。当时办公室里有那么多老师,有的还教过我。

你能跟我说一下当时的感受?我轻轻的问她。

我觉得无地自容,很耻辱。也很委屈。

委屈?为什么?

因为我不是没有管,而是正要走过去制止。再说闹的同学是班上最调皮的两个,平时老师管有时候都不听,哪能那么容易听我的,我也不过是一个孩子。小慧苦笑了下。

那现在再想起这件事,还是有当时的感受吗?我想知道这件典型的师源性伤害对她现在的影响。

其实已经没什么了。尤其是我自己做了老师之后,也能理解老师当时的做法,知道老师也有考虑不周和情绪不好的时候。再说那之后老师还是让我做班干部,并没有对我不好。小慧脸上有了很放松的表情。只是刚才想起来,还是很激动。因为当时小啊,就害怕老师真的认为我什么也做不了,不喜欢我了。

是,因为你已经能够换位思考,理老师的心情。也知道即便有了失误,老师也能够就事论事,不会影响到对你的评价,是吗?

小慧点点头。

是该揭出问题的时候了,刨根问底是有些让人痛苦,但是如果不去深入剖析,那些深藏在内心的小疙瘩可能就会时时处处的作梗。

那你觉得昨天发的这通火,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呢?

有,其实我是看见主任站在我们班门口之后,就控制不了情绪了,我的确很担心主任看到我们班这么乱,会觉得我干不好这个班主任。一边发无名火一边觉得孩子们可能并不信服,如果他们不真心信服,从此就会不听我的话,纪律会更乱。小慧笑起来,因为身为级部长的她,无论经验还是能力,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我明白了,我不是担心学生不听话,是担心站在外面的那个主任啊。就好像当时班主任老师进来一样,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。

站起身来道别,小慧突然问:老师,你说我都这么大了,为什么还记着那么小的一件事呢?

呵呵,因为无论你多大,你都曾经是一个孩子。